高盛眼中黄金市场的两大关键驱动力:恐惧与财富

2017-10-19来源:华尔街见闻

对黄金爱好者来说,高盛(Goldman Sachs)最新发布的报告是个好消息。高盛认为,对一个现代化的投资组合来说,黄金是必要的组成部分,尽管黄金本身不会带来收益。

高盛还表示,不同意“黄金是上古遗迹”这种观点,哪怕伯南克(Ben Bernanke)也是持这种观点的人之一。

从保值的角度来看,当我们观察了每一个实物资产后,贵金属成为人们最初选择的理由是很显然的,并且在今天仍然适用。

高盛的报告指出,后市推动黄金市场的将是两大要素:恐惧和财富。

恐惧

“恐惧”显然凸显了黄金的避险功能,高盛认为,市场上有多个风险在未来将成为影响因素:实际利率、贬值风险、主权资产负债表风险、地缘政治风险以及其它市场尾部风险。

也就说,黄金市场将很大程度上因为市场到底是有避险需求还是有风险需求而被影响。

财富

报告指出,随着经济增长,将出现一个黄金被快速积累增持的阶段,这一阶段通常出现在人均GDP在2万美元到3万美元之间的时候,形成人均GDP和黄金需求在一个阶段内的共同增长形态。而在未来几十年中,包括中国在内,更多新兴市场国家即将发展到这一经济水平。

这也就意味着,黄金需求会跟随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出现很大增长。

高盛眼中黄金市场的两大关键驱动力——恐惧与财富

高盛的报告指出,在过去40年里,黄金购买量和家庭储蓄之间的比值一直稳定在1.7%左右。

而要为这样水平的家庭储蓄提供足够的黄金供应量,外加各国央行的净购买量自然会影响到金价的走向。

也就是说,金价和家庭储蓄是呈正相关关系的,和黄金矿产供应量以及各国央行净出售的黄金储备量是呈逆相关关系的。

财富+恐惧

高盛眼中黄金市场的两大关键驱动力——恐惧与财富

报告还将上述关系结合到“恐惧”这一影响因素,观察黄金市场的变化。

在市场多避险需求时,投资组合中的股票配置往往会被转化成黄金,反之亦然。

要注意的是,虽然市场情绪一直在变化,但基本上总是显现出很强的周期性。因此,增长预期和商业周期是关键的变量,这两者和黄金需求有着逆相关关系。

报告总结道:

黄金总能在很长的时间内维持实际购买力,从古罗马起,黄金的实际价值在面对战争、政治和技术变化时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变。因此,很多投资者视黄金为对冲结构性尾部风险的工具。

在漫长的历史上,各国政府都出现了赤字,拥有大量债务,在这种情况下,政府要推动增长,刺激经济,常常做出的选择就是货币扩张。

黄金总是和货币有着竞争的关系,在政府无法维持货币的购买力时,黄金的需求就会走高。通常这种情况发生在政府大量货币扩张时,人们会担心货币贬值。

此外,高盛的报告还指出,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投资者们对实物黄金对比期货黄金有了更多的认识,因此,在恐慌情绪出现后,黄金需求会更多的倾向于实物黄金,包括黄金ETF来对冲风险,而非纸面市场。

数字货币

近几年大热的数字货币经常被和黄金拿来比较,高盛则认为不然。

我们认为,在货币的一些关键属性上,黄金是胜过数字货币的。

报告指出,黄金能够维持自身的价值,并且日常波动性很小。而数字货币可能被黑客攻击,还有监管风险、网络风险以及基建风险,不过在便携性和可分性上占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