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亿美元珠宝被拍,怎么有那么多亚洲买家?

2018-01-03来源:搜狐

2017年末的时候,两大拍卖行佳士得和苏富比,给出了一致的年终总结:珠宝拍得特别好。

Rapaport钻石报道》称,由于不少主打拍品都打破了记录,两家拍卖行2017全年拍出的珠宝总额超过了10亿美元。

佳士得收获5.567亿美元,苏富比也不逊色,5.513亿美元。

2017有多棒?佳士得自己说:“2017年是珠宝部门辉煌的一年。苏富比则拿一场香港秋拍举例,成交率86%,同时创造了16项世界拍卖纪录。

因为,全世界最有钱的那一群人,2017年变得更有钱、更乐观了吗?

///

先盘点一下2017年险些闪瞎我们的那些珠宝大件。

201744日,苏富比香港拍卖会上,拍卖史上新的最贵珠宝纪录诞生:

59.60克拉的CTF Pink Star 钻石,以7120万美元(约5.53亿港元)成交。

买家是周大福,他们将这颗钻石改名为周大福粉红之星

耳环方面,拍卖了两枚钻石耳环,14.54克拉的阿波罗蓝16克拉的阿特米斯粉

为了让两枚耳环价值最大化,苏富比采用了分开竞拍的方式,最终以4208.7万美元和1533万美元成交,合计5740万美元。

买家是一位不知名的亚洲买家。

另一边,佳士得2017香港秋拍,14.93克拉粉红VVS1 Type IIa钻石戒指粉色承诺”1.7亿港元上拍,2.2亿港元落槌。

11月的日内瓦佳士得拍卖中,de Grisogono的一件镶嵌一颗重达164.41克拉的D色无暇钻石的珠宝以3350万瑞郎成交。

这是拍卖史上最大颗的祖母绿切割完美白钻,打破原有D色无暇钻石最高成交价的记录。

内部消息称,很大可能是亚洲买家。(我们曾写过《向太、郑家纯、刘銮雄,2.2亿巨钻买家是中国人吗?》

///

2017年珠宝拍卖市场增长强劲,主要由顶级彩钻、彩色宝石、天然珍珠及来自著名品牌的罕有作品等带动。

决定珠宝收藏价值的因素很多,材质、镶嵌工艺、历史文化价值等都有关系。

例如传奇名媛及著名收藏家芭芭拉·赫顿的一件旧藏天然翡翠珠项链,就在2014年苏富比拍卖会上以2.1亿港元成交,打破了翡翠在拍卖史上的最高价格。

虽然拍品本来就优,但如此高价,还是传奇身世托的福。

这两年买家对珠宝的需求还反映在独特的设计工艺上,如de Grisogono的项链,之所以高价成交,少不了独特的不对称设计,以及众多顶级工匠的精湛手艺。

除了传统的高级珠宝品牌如卡地亚、格拉夫、梵克雅宝及宝诗龙等大师之作,拍卖行也拓宽思路,对拍品有了更多的选择。

精致的古董首饰,及多个国际著名品牌不同年代的特色作品、高定珠宝,以及东方经典的翡翠系列,在今年都受到欢迎。

///

不过,最终的决定性因素仍是财富对优质宝石的强劲需求。

两大拍卖行过去一年都感受到了市场对顶级钻石、翡翠,以及各类宝石的热情,需求主要来自于财富快速增长的新一代中国、俄罗斯及中东买家。

做房地产等生意的俄罗斯富阿列克谢•沙波瓦洛夫2017年结婚时送给新娘一枚70克拉的钻戒

来自世界各地的高净资产客户除购买罕有优质宝石作首饰佩戴外,亦以此作为投资,带动了珠宝的需求。

随着发展中市场买家的审美品味日趋成熟,这些可佩戴的艺术品出现了更多的追求者。

至于顶级珠宝投资,历来都有一些争议的声音,但从未真正打击到超级富豪的兴趣。

成长中的亚洲市场,尤其是中国市场被看好,不是没有道理的。

从上面列举的2017年度世界范围内的珠宝交易,大多发生在大中华区。

佳士得亚洲区副主席暨珠宝部总监石丽华分析认为,中国的珠宝消费正在兴起。而超级藏品的成交接连破纪录,更是反映市场日趋成熟、买家的需求日趋炽热。

苏富比亚洲区副主席及珠宝部亚洲区主席郭进耀,在今年苏富比香港春拍后也公开表示,春拍期间两场珠宝拍卖人气旺盛,十大成交拍品皆有亚洲藏家投得。

///

所以,买家究竟是谁?

一类是像周大福这样的珠宝集团,品牌珠宝在拍卖场上高调竞拍,未尝不是一种市场营销手段,达到品牌推广之效。

还有一个周大福的小插曲,2017年佳士得春拍举办的瑰丽珠宝及翡翠首饰中,拍品中有来自四位香港珠宝设计大师的代表作总共10余件。

这四位设计师是郑志刚、赵心绮、陈智安及王幼伦。郑志刚是郑裕彤的孙子,周大福和新世界未来的掌门人。

郑志刚设计作品

众所周知,每个珠宝品牌都有自己培养的珠宝设计师,更不用说直接是集团的接班人自己了。拿出了作品,加上大量媒体宣传,再加上体面的成交价格,对珠宝商来说营销效果是完美的。

///

另一类更引人注目,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互联网行业快速崛起一批白手起家的财富新贵,他们正在不断加入珠宝收藏家行列。

苏富比透露的一个数据似乎印证了这一猜测:在今年的珠宝买家中,约32%的人是第一次竞拍。

32%,不是一个小数字。这群新兴的收藏家具体对拍卖总额的贡献率还有待考究,但确实已经产生了影响。

一是对拍品上,前文已提到,拍品在今年,不仅在珠宝领域,在艺术品、钟表等领域也倾向于创意设计更杰出的精品。

这一定程度上缓和了珠宝收藏回报周期长、升幅缓慢等特性。买家选择那些大品牌出品,大师设计或者创作的珠宝作品,更利于转手升值,缓解作为新手藏家的疑虑。

另一方面,一个显著的变化是,线上销售崛起。

尽管佳士得大部分的拍卖都是现场拍卖,但该公司今年的在线拍卖成交额已达890万美元。苏富比也称,线上买家买下了23%的拍品。

随着电商对人们消费行为影响的不断深入,不少珠宝大牌也在寻求与消费者拉近距离的方式,令珠宝品牌电商类的售卖渠道不断增加。

不过,总的来说,那些价值连城,破纪录的“大货”,通常还是出现在现场拍卖上。

德勤《2017中国奢侈品网络消费报告》显示,到20175月,40%的时尚品牌和38%的奢侈品手表和珠宝品牌已经发展了直营电商。

销售方式的多元化与年轻化,可能也与买家群像的变化有关系。

几百年来,价值连城的珠宝,总是伴随着离奇的故事,财富、爱情与阴谋交织不断。

今天情况也没有太大变化,有人说,买顶级珠宝有时目的是转移财富,有人去年送出顶级珠宝,今年就进了监狱。珠宝本身却在一次次悲喜剧之后,在拍卖场上赢得了更高的身价。